您的当前位置:江夏区 > 文化

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

剪不断的乡愁

2019-08-09 12:03 来源: 江夏报
调整字体

  ◇ 王为璋

  农事稍闲,兄弟邀约回乡小住。整个村子特别清静,一半的房屋院门紧锁,葳蕤的茅草疯长成一院茂盛的乡愁。

  乡愁,就是人已到了新的地方,而老地方的—切,习惯性地在心里猛长。同一轮明月,照着两处地方,一处孤寂,一处醇香。

  乡愁的“乡”,就是长长的河堤、田埂,弯弯曲曲的小路,在那条路上,牧过牛,放过羊,挑过水,担过柴。汗水流在背上,背矗成山的脊梁。“愁”,往往愁的不是自己,而是父母的沧桑,是祖祖辈辈节衣缩食的忧伤。“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”,代代相传的花鼓戏凄婉悠扬。

  刚离开乡村的青年,懵懵懂懂,乡愁中衔着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味道。而更多的,还是想着想着就笑了的美好时光。

  儿时的乡村,春有繁花,“桃红李白皆夸好”,空气中,处处流淌着花草的清香。夏天的小河,是孩童的天堂,大人走近时,比谁藏得深,大人走远后,比谁尿得高。秋天,瓜果飘香,满目金黄,“稻花香里说丰年”。冬日,围炉煮美酒,把盏话桑麻。乡愁的背景,是顶尖的艺术油画,缤纷五彩,意象迷蒙。

  随着城市的迅猛发展,工业化进程的加快,勤劳的农人洗了一条腿上的泥,如偷食的鸡婆,左瞄又瞅,忐忑着走进城市。楼越盖越高,人越来越多,城市越来越繁华。而农村越来越萧条,农业人口逐年下降,乡村几乎见不到年轻人,只有空巢老人、留守儿童,坍塌的房屋,锈锁锁着的院落,田荒坡废,野蒿猛长。

  现在,还能每年一趟一趟地回家,只因父母在,像灯塔,引导我们返航。我们心里还有他们苍老的容颜,有我们逐渐模糊的童年。农村新政,像一把剪刀,剪断了游子和乡土之间的脐带,那片土地,曾经是我们这些人的胎盘,生于斯,长于斯,离开熟悉的村庄,将乡野的情怀装进行囊,将点滴的记忆装订成册,揣着这浓稠的乡愁落居城市。而我们的子孙,不会再有乡愁的体验。乡情,不再成为主流情感,乡愁将萎缩、干涸,沦为文学中的概念。

  湖汊河港随着春夏秋冬转换容颜。土地,仰视着蓝天,勤恳地付出最大能量,喂养人畜。宁静的乡村,少了生命的呐喊,乡愁,谁来相伴?

  乡愁,在微信里还可以听到声音。却渐渐走远,或随风吹散。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相关阅读

文娱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青春

送彩金的真人娱乐 送彩金的娱乐网 彩票大赢家 滚球网站送彩金 送彩金信誉娱乐平台 天音彩票注册 那个时时彩平台送彩金 送彩金信誉娱乐平台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机器人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